云浅

查狸:

钢琴课

Adore:

电影《钢琴课》主题曲《心灵渴求欢乐》

至今难忘,那堪称经典的一幕。 琴盖掀起,ADA的手指先轻轻弹出几个音,问候老朋友一般。然后第一次完整弹起影片的主题曲《The heart asks pleasure first.》,曲名出自美国女诗人Emily Dickinson的同名诗歌。 整首曲子行云流水,畅快淋漓,让人体会到压抑后的爆发,将个人情愫表露无遗。人的感情究竟可以隐藏多么深,深到无法预测。 当她尽情宣泄着自己的感情,整个海洋为之变色~
   

那年:

    不要轻言你是在为谁付出和牺牲,其实所有的付出和牺牲,最终的受益人都是自己。人生是一场与任何人无关的独自的修行,这是一条悲欣交集的道路,路的尽头一定有礼物,就看你配不配得到。——卡玛《人生是一场独自的修行》

Q:

听到朋友分享的这首歌,突然好有感触。又去找了这首歌的微电影来看,满满的正能量

那年:

      在这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路再长再远,夜再黑再暗,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 席慕容

二十出头:你一无所有,却让全世界羡慕

一生记不住一张脸:




文/网络  图/致青春剧照




1、我们都过着与想象不一样的生活


  
读书的时候,每天骑着脚踏车上学放学,等着中考结束成为高中生,等着高考结束成为大学生,等着考研结束把书一条龙念完,即便目标明确,其实你一直很迷茫;




找工作的时候,满是热血,四处投递简历石沉大海后,在家里守在电话机旁等面试通知常常很无助,你心想着工作稳定了一切都好了;




有了份工作,每天上班挤在拥挤地铁的人潮中感到很落寞,整日穿得人模人样说话圆滑得体,其实你的内心还是当初那个迷茫的少年,不知自己到底在为什么而活而忙而悲伤;




终于鼓起勇气辞职去旅行,辗转在路上,拍好看照片分享有趣故事,发的帖子鼓舞了无数人,其实你自己到底有没有真的觉得自由和快乐,却是另外一桩事了。




我们常感到自己在过着并不理想的生活,以至于嘴里总嚷着无数的“如果……我就可以……”


  
如果高考结束了,我就可以过上自由自在的生活,不用在没有意义的教科书里面浪费青春;




如果毕业了书终于念完了,我有文凭后就可以走出象牙塔,过上真正的生活;




如果面试通过了,拿到这份工作,我就可以有房有车娶妻生子,人生一帆风顺过幸福的小日子;




如果这份工作没有那么累,我就可以培养自己的爱好,兴许生活就不会那么枯燥没有意义;




如果旅行可以带来不一样的人生,只要勇敢跨出第一步,我就可以从此海阔天空书写自己的人生……

二十岁刚出头的我们,热切拥抱改变,容易被鼓舞,更容易被别人的故事触动心扉,勇往直前拼了命努力,也试图毁坏现状,不顾一切出走。


然后呢?最终仍没有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寻找下一个“如果”。


  


心理学有一个观点,就是人与生俱来的情感预测是有偏差的。


我们很难预测自己未来情绪的强度和持续时间,“人们会错误地预测自己谈过一场浪漫的恋爱,收到礼物,错过选举赢得比赛,和被误解后的感觉。”


一位苏格兰诗人写得恰到好处:“当一种感觉存在的时候,他们感到它好像永远不会离开;当它离开以后,他们感到他好像从未来过;当它再回来时,他们感到它好像从未离开。”


  
这样的感觉,就是此刻的我们:一无所有,理想生活很飘渺。





  
2、我们到底要过怎样的生活?
  


今年我二十三岁,回国后,在外国领事馆做媒体和活动策划。
  
一个人来到广州,早起晚睡,上班很忙碌。
  
刚开始一个月,其实情绪波折过。去到南湖的一家英国学校送活动汗衫,扛着几袋子货半路上摔了一跤,膝盖上全是血,在回来的车上痛得哭起来;


一整天打仗一样做完linemanager吩咐的任务,照例下班后走半小时回家当作散心,到家门口才记得钥匙忘在公司里,想到办公室应该早已关门,在铁门口无助地哭起来,骂自己没长大;


做新加坡远程培训的时候,连系统都不会登入,其余地区的同事已经开始练习,我对着电脑慌乱起来不知如何是好,硬着头皮在一片沉寂中用英文颤抖地问“这个对话框怎么不见了,啊,有了,那么要怎么点进去”的低端问题,中午休息时一个人花了一个多小时在街上乱走,才找回自己的节奏。
  
看到身边的同事,有人绕了地球一圈终于回到了广州的家,渐渐建立起安稳的生活;


有人和男友订婚,事业也步步高升;


有人刚生完孩子,两夫妇计划着买更大的房子……
  


似乎大家都有些什么,可是看看我自己,下班后也不知该往哪里去,不做饭就在外面随便吃点,其实太忙碌忘记吃饭死不掉似乎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没有男朋友,大把的时间在看自认为“浪漫”的政治经济谈话节目。偶尔在路上走着走着,不知道半年后接下去要到哪里。
  


尤其是最近收到大学时候印度尼西亚好友的信,终于成为了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把我彻底压倒了。她在荷兰的工作一帆风顺,和比利时男友恩爱依旧,而我们曾经疯在一起的俄罗斯女孩,就要结婚了。


  


“喂,真的要这样的生活?”从零开始,就算回国,我又在四处漂。有时候,没有安全感。
  
把这些话倾吐出去,“嘉倩,如果连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那么,那些给你写信的人怎么办?”朋友犀利地问道。



  
3、你敢义无反顾的做你想做的事情吗?
  
乔蒂是个在广州工作的西班牙人,三十出头,收入不菲,有个中国女朋友。他总充满怜爱地对我说,“你就像是十年前的我。其实,现在的我依旧很羡慕你。”
  
“什么?羡慕什么?”我几乎就要从沙发跳起来,你羡慕一个一无所有的人?你有房有车有好工作,女朋友温柔可爱。而我,家里连宽带都没有,因为未必知道可以在这个城市久留,凡是与“一年的合同”相关的,对我来说都是奢侈。家里的杯子都是一次性的,逛宜家只有摸的份,连衣服都不太买,只为了卷铺盖搬家时方便一些。
  
乔蒂打开他公寓的窗,灯火阑珊的广州尽收眼底,夏天的热气向人袭来,他笑着说,“这样才是青春该有的样子。二十出头的你,还有很多的路要走。噢,对了,你不是说在上周的沙发客聚会里见到一个美国人吗?他三十多岁,卖了自己的公司,拿这笔钱来到中国四处周游。”
  
安全感,和年龄真的有关吗?


如果三十岁的时候,还能做到这样义无反顾去做想做的事情,那么现在,二十岁出头的我,为什么要在乎这“幻觉”呢?
  
话虽如此,纵使勇气满满,目标呢?理想呢?


 


4、“熬”是每个人都绕不过的历程。
  
在成长的路上,我就像当代很多同龄人一样,不屑于很多东西,看不惯很多现象,不满于社会的诸多规则。


我们这一代人,都会为了那些某二代的特殊待遇拍案而起,为了筹集医疗费的穷困家庭同情落泪献出微薄之力,为了冷漠麻木的路人诟病如今世道不正。
  
不记得是第几十个同龄人告诉我,“我们的社会正在一点点烂掉,这是个没有理想的时代。没得救了,快回欧洲吧。”
  
我看的却恰恰相反,并不是中国的新一代没有理想,而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太多太多,多到以至于只能追求“止痛”而非“医治根源”。


今天捡起了这个理想,群起而攻之;明天就又发现新的燃点,“关注就是力量”,一波波看似汹涌的集体思辨甚至是网络暴力,出发点是好的,其中的一些思想也是好的甚至会带来社会变革的,但问题就在于我们都忘记了“改变=过程”。
  
开启时间的“魔法”效应,被动而消极的“熬”于事无补。熬日子是会有惯性的。熬高考,熬大学,熬工作,习惯了熬一切,等待一个幻想中的白马王子出现拯救自己的时候,结果熬惯了,和白马王子一起过日子,也成了熬。
  
真正在过时间的人,是用心感知每一分每一秒,脚踏实地过着此刻的生活。纵使一切都不尽如人意,纵使由心地感觉痛苦,一个能在烂摊子面前把线索一点点一点点拾起,耐心做好该做的,把成败置之度外的人,其实更容易一不小心就走得很远。那么,他所完成的任务,所成为的自己,所得到的成就感,都是刻在骨子里平实而非耀眼的快乐。
  
“太多人成功之后,反而感到空虚;得到名利之后,却发现牺牲了更可贵的事物。”兴许如今我们在意的,过不久就被新的一切掩盖。过一百年,唇枪舌战的“方寒”或许就葬在了一起,二代们的“杀人跑车”成为了一堆堆废铜烂铁,省吃俭用供了一辈子的北京三房一厅二十年前自己的名字已经被抹掉。
  
人间是非富贵都太渺小了。想起一段耐人寻味的对话,葬礼上有人问死者朋友:“他留下了多少遗产”,对方回答“他什么都没有带走。”
  
二十多岁一无所有的我们,其实最有力量去拯救社会。比起更多人,我们早已经在伤痕累累的路上懂得,其实真正的成功,并不是拥有什么,而是这一段段路我们曾用心走过,留下了属于自己的感动和故事。




高考的时候,认真做过习题;工作时候,在岗位里付出自己的贡献;


下班后,做无关紧要的小事却温暖了陌生人;


恋爱中,关爱对方共同成长;


在家里,懂得感恩,经常沟通与陪伴。


也许,我们并不能成为历史里“揭竿而起”的革命者,但至少,我们还有能力去持续地做些事,让世界变得更好一点点,夜晚就一定睡得很安稳,早晨伴着闹钟也就有了万分动力。
  
那些温暖而可爱的小事,就是成功。
  
真正令我们觉得活着的,是那些实质性的东西,而实质,注定需要过程。
 


5、我们需要的是改变!
  
“只要你跨出第一步,就离成功不远了。”又是一瓶鸡血。可当你真的激动地辞职旅行也好,开店也好,并不意味着成功真如这句话所说的“不远了”。


  
其实,远着呢!
  
坐飞机久了,就会知道其实飞机起飞冲上云霄只是一瞬间的事。真正把你带向远方的,还是一段漫长的旅程。起飞的过程固然令人难忘与激动,透过机舱你可以看到陆地越来越小,云朵越来越近,突破云层之后,就一路只是无聊的白茫茫一片。
  
原来,“成功”一点都不难,甚至很快。看起来很美的事物,接近后,往往没有想象中那么美了。最终我们都能抵达目的地,但拥有的,其实是不同质感的“远方”。
  
我们渴求改变,想要变革社会,更想要过上自己理想的生活。事实是今早付出了一点努力,今晚就立刻想要检验回报。忽略了过程和“旅途”,失望是在所难免的,这年头,立竿见影的要么是丰胸硅胶,要么就是地沟油。


我们诟病社会结构,感慨出国留学,愤恨官富二代,像极了如今各个国家的军备竞赛。没有哪个国家是对外不宣称“我们的人民热爱和平”,但照样组织军队花大笔钱买军火,定期大规模演习,这些莫名的钱,为何不去花在饥饿孤儿和老人上?
  
二十岁出头,世界还不是我们所能改变的。我们能做的,或许目前阶段只是独善自身。每一个小理想的实现,都是对于未来改变社会的练习。


所谓的change,固然是痛苦的。并不是换条路走,就心情爽朗一路绿灯,更多时候,带来的可能就是更深的迷茫和痛苦。唯有经历后,改变才能带来巨大的效应。


和坐飞机一样,时间,才是奇迹的钥匙。


  
6、梦想,请你晚一点实现。
  
我想要当一个用文字改变世界的人。
  
一位前辈说“这样很好啊,至少不是以此为生”。写作并不会成为我的工作,我却喜欢这样的状态。写的东西没有压力,把自己心内的一切剖析给别人。同时,如今在一本杂志写专栏,常常写着写着不自觉议论关于生活的态度。二十三岁,还没有想透很多事,所以倾诉欲望强烈。
  
写字之外,近期大半生活在工作。一开始迷失了一段时间,如今终于寻回自己的节奏。即便未必知道半年后的自己身在何方,在做何事,眼前的路一步步走好,因为潜移默化中,此刻的生活已是在我们在过去无数个十字路口选择下,最终最理想的一条路。
  
又况且我们常在想此刻就要过上理想生活,却从来不问自己到底有没有准备好。抵达目的地前的“旅程”是缺不了的,并且许多弯路是注定要走一遭的。


人生还很长,磕磕绊绊一路掉眼泪,泥泞的路才有好故事可以说。不可能一开始就过上想要的生活,直接成为作家老板总裁……甚至立马就指挥整个国家。


有些事有些机会,来得晚一点才好。来得早了,结果自己还不够资格拥有,比起从未出现更令人惋惜。
  
读到这一期《新周刊》,看着自己的名字在文章里被归结为“知心姐姐”,突然觉得很有趣,总在倾诉邮箱里被称作“嘉倩姐姐”,其实说到底,自己也不过是在梦想路上不断跌倒,满膝盖是血的行者。


平实而温暖,我没多大的出息,只想做这样一种不耀眼的人。
  
或许半年后的自己,又到了新的“远方”,做起了不一样的事情。但,我相信每一分每一秒,我都在过着自己的理想生活。即使不是,我也在成为有资格的人的路上。
  
我有你所没有的,因为我一无所有。



那年:

      在这人世间,有些路是非要单独一个人去面对,单独一个人去跋涉的,路再长再远,夜再黑再暗,也得独自默默地走下去。—— 席慕容

掉到异次元的书和影:

   "Concerning Hobbits"

 Music from the Lord of the Rings Trilogy

 City of Prague Philharmonic Orchestra   

 

闭上眼好像就能闻到青草香和烟草味。

 

”Hobbits must seem of little importance being neither renowned as great warriors nor counted among the very wise. 

In fact, it has been remarked by some that Hobbits' only real passion is for food. A rather unfair observation.as we have also developed a keen interest in the brewing of ales and the smoking of pipe-weed. 

But where our hearts truly lie is in peace and quiet and good, tilled earth. 

For all Hobbits share a love of things that grow. 

And, yes, no doubt to others, our ways seem quaint. 

But today of all days, it is brought home to me.It is no bad thing to celebrate a simple life. “


"Down from the door where it began

And I must follow if I can

The road goes ever on and on

Down from the door where it began

Now far ahead the road has gone "


读书与电影

Sarek:

  1.我们总是在嫉妒,在羡慕。然而都是假想敌而已。其实,路是自己选的,自己总是掌握着方向盘。再多的人,只是催化剂而已。十年之前我都不能清晰的知道自己要什么,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但是一步一步的路让未来生活的轮廓越来越清晰。我不知道我要什么,但是我能知道我不要什么。——萨拉·帕坎南《世上另一个我》  




2.我不觉得人的心智成熟是越来越宽容涵盖,什么都可以接受。相反,我觉得那应该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知道自己最重要的是什么,知道不重要的东西是什么。而后,做一个简单的人。——电影《阿甘正传》




3.能观悲喜,有觉悟的心,获得与失去都是很好。不能观照,执迷于外相,得到和失去都是不幸。—— 林清玄《在云上》



4.我喜欢过着整饬,有序的生活,每天规律的起居,做事,认一个甲骨文,识别一种植物,读一本新书,做笔记。晚上上床时会感觉自己越来越厚实,好像长出了一片新叶。同样,对友情,爱情,也喜欢这种稳定累积的意义感。就是随着时间的逝去,你知道有什么变重了,长成了。—— 黎戈  



5.如果一个男的总是让女友感到他的成熟。那么,我想,这个女人可能没能走进他的内心。——苍井空




6.越是年长,越难得到朋友。因为你很难再愿意去屈就和妥协别人。--安妮宝贝




7.你可以一辈子不登山,但你心中一定要有座山。它使你总往高处爬,它使你总有个奋斗的方向,它使你任何一刻抬起头,都能看到自己的希望。—— 刘墉《方向》




8.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得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得那么糟。我觉得人的脆弱和坚强都超乎自己的想象。有时,我可能脆弱得一句话就泪流满面,有时,也发现自己咬着牙走了很长的路。——莫泊桑《羊脂球》


 


9.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就画我自己。你来了,我当然画你。你走了,我便画一画回忆。——《香蜜沉沉烬如霜》




10.所有的感情都会逐渐地平静和淡忘。可是这一刻,相近的灵魂在一起。潮水。温暖的阳光。寂静的风。还有记忆。一万个美丽的未来,抵不上一个温暖的现在。每一个真实的现在,都曾经是你幻想的未来。—— 安妮宝贝《告别薇安》




11.我从来不是那样的人,不能耐心的拾起一片碎片,把它们凑合在一起,然后对自己说这个补好了的东西跟新的一样,一样东西破碎了就是破碎了,我宁愿记住它最好时的模样,而不想把它修补好,然后终生看着它修补好的地方。 ——玛格丽特·米歇尔《飘》



 


12.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北岛




13.很多人不需要再见,因为只是路过而已。遗忘就是我们给彼此最好的纪念。——林徽因




14.  --You don't even know me. --I have the rest of my life to find out.——电影《大鱼》



15. With this hand, I will lift your sorrows. Your cup will never empty, for I will be your wine. With this candle, I will light your way in darkness. With this ring, I ask you to be mine. ——电影《僵尸新娘》




16. There are no shortcuts to any place worth going. 




17.  --it is a fine kiss goodbye.  --i am good at  hello.——电影《走出非洲》 


 


18. If I wanna fly,I will find the way to fly. I do what I want, fuck the rest. ——电影《阳光小美女》

薄霜。庭院:

居无所处:

非常美的一首钢琴曲。

像是触碰到不为人知的内心深处。

不知不觉中。

泪流满面。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克里希那穆提(+朗读)

Gather·the·rill:




第三章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也许你们有些人不完全明白我所说的自由的真谛,但是如同我曾经指出的,接触新观念及你不熟悉的事物是非常重要的。看见美好的事物是很好的,但是你也必须观察生命中丑陋的事,你必须对万事万物都觉察。同样的,你必须接触你不太了解的事物。你愈加仔细思考那些不容易懂的事,你就愈有能力过真正富足的生活。




    我不知道你们是否注意过清醒时水面上的阳光,那光芒是多么的温柔,黑暗的水面舞动着,树梢后有一颗孤星,高挂在天空。你有没有注意过这些?还是你太忙碌了,被日常的例行公事占据,因此你忘了,也许你从来就没有认识过这个地球的丰美。




    不论我们如何称呼自己,不论我们是瞎了、跛了,或是健康的、快乐的,这个地球都是属于我们大家的。这是我们的地球,不是别人的,它不只是富人的地球,不仅属于有权势的统治者、属于尊贵的人,也是我们所有人的地球,是你的,是我的。我们虽然默默无闻,但是我们都住在地球上,我们必须生活在一起。这是一个穷人和富人的世界,是有学问的人及文盲的世界,它是“我们”的世界。我认为感受到这点,并且爱这个世界,是很重要的,不只是在平静的早晨有这种感受,而是在任何时刻都有这种感受。我们只有了解了什么是自由以后,才能感受这是我们的世界,并且爱它。




    目前根本没有自由这回事,我们完全不懂得它的含义。我们虽然喜爱自由,但是如果你注意一下每个人,包括老师、父母、律师、警察、军人、政治家、商人,都局限在自己的小角落中,做一些妨害自由的事。




    自由并不仅止于做你喜欢的事,或是从外界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而是先要了解什么是依赖。你知道什么是依赖吗?你依赖你的老师、厨师、邮差、送牛奶的人等。这种依赖是很容易了解的。但是还有一种更深的依赖必须要认识清楚,才能获得自由。那就是,你总是依赖着别人给你快乐。你明白依赖别人得到快乐是什么意思吗?这不只是外在肉体的依靠,而是内在的、心理上的依赖,从其中,你获得所谓的快乐。一旦你这样依赖着别人,你就变成了奴隶。




    如果你长大以后,在情感上依赖你的父母、妻子或丈夫,依赖你的灵性上师或某种理想,这就是束缚的开始。我们都不了解这点,虽然大部分的人,尤其是年轻人,都希望得到自由。




    我们想得到自由,就要破除所有内在的依赖,我们如果不了解自己为什么依赖,就不可能革新。除非我们了解并破除所有内心的依赖,否则我们永远不能自由,因为惟有在这份了解中,才有自由。但是自由并不只是对外界的反应。你知道什么是反应?如果我说了一些伤害你的话,如果我用难听的话来骂你,你对我生气了,这就叫反应,这是出自于依赖的反应;而不依赖是更深一层的反应。自由不是一种反应,除非我们了解反应的含义并超越它,否则我们永远不会得到自由。




    你明白爱一个人是什么意思吗?你爱一棵树、一只鸟、一只宠物,你去照顾它、喂养它、关爱它,即使它不给你任何回报,不跟随你,你仍然爱它,这种爱你能了解吗?大部分的人都不是以这样的方式去爱,我们一点也不明白这种爱,因为我们的爱永远被焦灼、嫉妒、恐惧等所限,这意味着,我们在内心是依赖着他人的,我们其实是希望被爱。我们并不是爱了之后,便把它留在对方那里,我们同时还要求回报,在这个要求之中,我们就变成了依赖的人。




    因此,自由与爱是并存的。爱不是一种反应,如果我爱你是因为你爱我,那么这只是交易,爱变成了在市场上 被买卖的东西,那显然不是爱。爱是不要求回报的,甚至不感觉你给予了什么,只有这种爱才能使你了解自由。




     可是你的教育没有教你去了解这种想法。你学会了数学、化学、地理、历史等,然后教育就算完成了,因为你的父母惟一的考虑就是帮助你找到一份好工作,在生活中得到成就。如果他们有钱,他们会送你出国。他们全部的目的和世上其他的人一样,就是希望你在社会上有财富、有地位。然而你爬得越高,你为他人带来的不幸就越多,因为爬到高处,你就必须竞争,必须残忍。




    所以父母把孩子们送到学校去,但学校里有野心、竞争,一点爱也没有。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断在毁坏、不断在挣扎的原因。虽然世上的政治家、法官及所谓的圣人都在谈和平,其实一点意义也没有。




    现在你我都必须了解有关自由的所有问题。我们一定要找出爱的真谛,如果我们不能爱,我们就永远不可能深思、专注,我们也永远不可能体恤。你明白什么是体恤别人吗?譬如你看见路上有一颗尖锐的石头,许多双赤脚从上面走过,你把尖石移开,不是因为有人要求你这么做,而是因为你能体会那些人的感觉,不管那些人是谁,也许你永远不会再碰到他们。




    种一棵树并且关爱它,看着河水流动,欣赏大地的丰美,观察飞鸟的美妙翱翔,有一颗敏感的心,对生命的伟大律动开放胸怀——这一切都需要自由。你能爱才能有自由,没有爱就没有自由;没有爱,自由只是没有价值的观念。所以只有那些了解并消除内心依赖的人,才明白爱是什么,才能得到自由。只有这些人才能带来一个新的文明,不同的世界。




本文转自:摘抄本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克里希那穆提-03-第三章 什么是自由什么是爱


朗读:心伐


如果不能成功播放请戳这里


更多作品欢迎关注小站:朗读者计划


朗读者计划持续招募中,如有兴趣,欢迎报名


 


《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 克里希那穆提     豆瓣评分:8.7


加入书单:豆瓣    当当   亚马逊